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L迈生活 >独自去鸠呜@健吾

独自去鸠呜@健吾

2020-07-23 人气:777

我最爱鸠呜,在世界各地,都要鸠呜乜乜乜。

买东西好像是很重要的。尤其是在香港,我们什幺乐趣都没有了,圣诞节,大家都要鸠呜。

但有些事情,我真的不太理解。

听说,港男朋友都要在情人节或圣诞时节,到一家P字头的饰品店排队,买一些有的没的小饰物。女人真的会因为收到P字品牌的饰品,而觉得高兴吗?

港女朋友G说:「不会……吧?不过,也要看你是一个怎幺样的港女,如果你是那些收到礼物后,会上网检查那东西几钱的港女,那P字的那家,和T字那家,都应该不错的。」

对,反正,在香港,礼物不是礼物那幺简单。礼物的价钱,就是男人对女人的爱的重量。你圣诞节收到什幺?是T记的五爪钻戒吗?不错。是P记的小手鍊吗?还行。应是爱吧。

我买东西的习惯,都好像有点改变。香港到处都是自由神,他们拖着行李箱。行街,对香港人而言,根本不是享受。有时间,有钱的中产朋友,都选择出外才鸠呜了。很多人都说,在圣诞节要「不帮衬大地产商」,买东西,要买得有格,买得有心思,又唔帮衬大地产商,其实唔难。只需要找小店和网店就是了。

独自去鸠呜@健吾

比方说,这对 #fomo眼镜,早阵子在Clockenflap的会场找到。英国的设计师 Laura,说这东西现在没有任何门市在卖。只有网购。几钱?自己跟 Laura 谈吧,她人很好的。

独自去鸠呜@健吾

独自去鸠呜@健吾

另外,不少朋友因为日元下跌,不断的买日威(日本威士忌)。加上日本NHK电视台的剧集现在的故事,说的就是日本第一个製造威士忌的男人竹鹤政孝的故事,现在的日本年轻一代,都在喝威士忌,而不喝日本酒了。有说,啤酒的销量,更在这二十年下跌了一半左右。这支,又是什幺呢?在兵库县的明石市,有一家酒厂在做 Single Malt (单一麦芽)的威士忌。由于大部份日本的小酒厂做的威士忌,产量不多,不会像竹鹤、山崎或是响那幺有名,但小酒厂也有小酒厂的特色。二话不说,就买了这支一年只限量一千支的 Akashi五年。价钱不贵,但味道很 Nutty。我买了很多支,所以我不介意告诉你,可以在那儿买了。而同一家酒厂,耍家的话有以白兰地製的梅酒,一年只做八千支。Again,因为自己也买一年的份量,所以也不介意告诉人了。要在圣诞前最后一刻,找女人喜欢又算好喝而价钱都算OK的酒,自己去这儿找吧。

独自去鸠呜@健吾

延伸阅读:6折入手!GALA滑雪Package

续下页

谈起小店,另外一个相识十年的朋友,也开了一家小店。小店在太平山街,总是有很多广告的製作人不问他们的同意就在他们的店外拍广告。小店的老闆是一家平面设计师,爱购物到一个奇异的程度,是好端端的会在他们的店内找到一个法国的 vintage 皮袋,二话不说就买下了。而其他最近很多 hipster 都有兴趣找的东西,如黑胶的 Let it go 唱片,大量不知道是从那儿搜购回来的外国版港产片电影海报、饰物、二手眼镜(应是五十年代或更久远之前欧洲的跳蚤市场可以找到的东西),都可以找到。而我买得最快乐的,是这位平面设计师朋友自行调製的香薰油,在整个佔领期间,我也是靠他维持着某种的平静,去完成日常大学及写作的工作。

独自去鸠呜@健吾

最后,还有这个:做广告的朋友,做了一个 I am Hongkonger 系列的帆布袋,好几次带着他外出工作,都被问及在那儿有售。好几次带到佔领的地方工作的时候,都被人家看在眼裏。后来发现,原来城中好些前辈作家们都拥有一个。实用的帆布袋,印着Since 1841的字样,每次看上去都有种莫名的激动。这一年,香港人都累了。买点东西吧。反正,鸠呜的自由,是香港人最珍视的自由。对吗?

延伸阅读:精明的客人@健吾